赌王家族争斗五千亿家产:二房成最大赢家?三

发表日期:2019-04-17 15:37 【返回】
 文 詹方歌
 
  编辑 邢昀
 
  糊涂账要算,家务事难断。
 
  年近百岁的澳门“赌王”何鸿燊,自2月器官衰竭住进ICU以来,任何风吹草动都受外界密切关注。在他背后,5000亿家产还未分割完毕,四房太太所生育的十几个子女各有盘算。
 
  大房子女隐忍,几乎不参与争夺;二房强势,三位子女皆精明能干;三房看似远离权力中心,实则已经构建自己的版图;四房年轻聪明,曾恩宠傍身,只是子女尚小,不成大气候。家族内部红粉往事之下,更大的资本棋局正在盘布。
 
  如今,澳门博彩业早已与何鸿燊赤膊打天下时大不一样,赌王旗下澳娱集团持有的赌牌将在2022年到期,需要重新竞投;公司依然面临股权分散和经营制度化的难题。创业容易守业难,如何延续家业将是何家后辈们的终生命题。
 
 
  01
 
  家产之战奏终章
 
  澳门“赌王”何鸿燊,叱咤风云半个多世纪,一手打造千亿博彩帝国,颐养天年之际却不得不为当年的风流买单,家族不断上演争产戏码,各房子女明争暗斗,堪比“宫斗大戏”。
 
  赌王博彩业务的核心资产是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澳博控股在香港上市,孙公司澳门博彩公司则真正持有赌牌。
 
  上一轮争产风波跌宕近十年,赌王的二、三、四房就澳娱股权展开激烈争斗,战况最紧张的阶段,何鸿燊称自己“遭到胁迫”,甚至请了律师控告二房、三房在内的11人。事过之后,权力格局重新洗牌。
 
  本次争家产主要围绕在四太梁安琪和二房之间。三太陈婉珍虽然持股澳博控股,并在公司内部担任执行董事,但已经偏离澳娱权力中心。
 
  2019年1月末,赌王家族旗下信德集团发布公告称,包括霍氏基金、信德集团何超琼(二房长女)在内的5方达成联盟,在澳娱及澳娱集团的事务处理上一致对外。这一举动一度被外界解读为针对四太梁安琪的控制权争夺。
 
  多年以来,澳娱及其子公司的股权分散在何鸿燊的二房、三房以及四房梁安琪手中。表面上看起来,二房次女何超凤在上市公司澳博控股担任主席和执行董事,二房整体持股母公司澳娱的比例也达到26.44%,似乎已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但股权穿透至澳博控股,以及赌牌的直接持有者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其占比优势并不明显。
 
  而四太梁安琪的势力则不可小觑。穿透来看,她不仅通过澳娱持股澳博控股,而且收获赌王赠予的澳博股权,持股数量达到8.6%。此外,她还直接持有子公司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10%的股份。
 
  股权即话语权,在二房宣布与霍氏基金等五方联合以前,进入澳博担任董事十余年的梁安琪几乎占到先机。
 
  一纸联盟合约,使得天平开始往二房倾斜。包括霍氏基金、何超琼、信德集团在内的五方合计持有澳娱股份53%的股权,不仅足以对抗四太梁安琪,而且确立了何超凤在澳博控股的绝对领导力。
 
 
  港媒针对“被孤立”一事问及梁安琪,她只表示,“我不回应”。一个月后,97岁的赌王何鸿燊因器官衰竭转入养和医院ICU病房,几房子女都来探望,家产之战似乎要进入终章。
 
  不过,联盟合约的签订,或许并非争家产那样简单。霍家虽然与何家有老交情,但作为局外人,实在没必要为了赌王的“家事”站队。况且五方联盟中,霍氏基金所占澳娱股份最多,达到26.576%。
 
  引得霍氏基金走向联盟的,或许是2022年将要到期的“赌牌”。
 
  02
 
  到底赌牌落谁手?
 
  上世纪60年代,商人何鸿燊与霍英东一行人闯荡澳门,取得了为期40年的博彩业专营权,“赌王”盘根错节的博彩版图开始延伸。
 
  直到澳门回归,绿色旗帜乘上东风,在何鸿燊手中收束已久的“博彩”钱袋才被迫放开,澳门政府接连颁布3主3副六张赌牌,更多资本开始流入这块肥沃土地。
 
 
  但大块蛋糕依然含在赌王家族口中。主副六张赌牌中,除老牌家族企业澳娱外,美高梅中国、新濠国际两张赌牌也牢牢把持在二房长女何超琼和弟弟何猷龙手中。
 
  美高梅中国是何超琼与美国美高梅的合资公司,拥有澳娱集团的副牌;而何猷龙作为主席的新濠国际发展则花费9亿美元从永利澳门手中取得副牌,继续开展祖业。
 
  原本澳娱拥有的赌牌将在2020年到期。2019年3月,澳门政府宣布,将澳娱与副牌美高梅的赌牌期限延长至2022年,与其他赌牌统一管理,以示公平。这两家公司则各自额外支付两亿元作为续牌费用。
 
  时间已敲定,但下一任赌牌的归属依然成谜。虽然香港金融界有预言称,目前的6块赌牌或许能够一并续牌,但下一轮赌牌竞投的细则未出之前,没人敢掉以轻心。
 
  何家手上三张赌牌的三位掌管者皆来自何家二房,但在经营上三姐弟相互独立。何超凤曾对媒体提及,三人将各自专注于自己的独立业务。何猷龙对此的回复则更加直接:“他们的股权、管理权全部都非常复杂,我就prefer简单的。”
 
  以往,复杂的股权和管理权并未给澳娱集团带来实质性的影响。但在赌牌将要到期的关键节点,澳娱必须拿出态度。于是,公司先与霍氏基金等五方合力解决股权分散的问题。除此之外,何超凤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表示,联盟内的股东在内地及澳门有丰富的非博彩资源,可以为澳博将来重续赌牌增添竞争力。
 
  虽然澳门政府并未松口赌牌细则,但博彩公司深知,除公司业绩的硬件条件外,及时调整航向也很重要。
 
  03
 
  乘上暖风,转向
 
  赌城风云变幻,身在其中的何家也跟随风向不断调整“航向”。
 
  近年来,澳门政府希望削弱对于博彩业的依赖,经济发展适度多元。对于博彩公司而言,则是赌场外尽力发展非博彩业,赌场内尽量发展针对散客的中场业务,改变贵宾业务占主导的局面。
 
  这两点,何家二房三姐弟都在尽力靠拢,并且直观地反映在上市公司2018年财报中。
 
  2018年度,澳门博彩市场收益总体增长14%,已经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诸多回暖信号被释放。这一年,澳博实行了全新的财报准则,博彩净收益为336亿港币,同比上涨8.3%,涨幅算不上高,但相较于前两年乏力的业绩,有所突破。
 
  澳门博彩业研究者曾忠禄曾对媒体表示,以前博彩业50%到70%的增长速率可能无法复制,目前10%左右的增速对于澳门博彩业来讲算是健康。照此标准,澳博离及格线还差一点。
 
 
  超额完成增速任务的是何超琼旗下的美高梅中国,经营收益总额同比上涨32.6%,但2018年公司的经营利润却被拦腰斩断,只剩14.3亿元。这也引得外界质疑,美高梅是否能续下赌牌。
 
  相比两位姐姐,弟弟何猷龙的新濠国际发展情况并不乐观。2018年度实现407亿港元的净收益,同比下跌1.1%。
 
  虽然总营收增长略慢,但三姐弟调转航向的布局初见成效。2018年度,澳博控股旗下非博彩收益(涵盖酒店、餐饮、零售等)相较于去年上涨29.4%,涨幅明显。中场业务成为公司最大收益增长点,同比涨幅高达19.4%,中场赌枱业务的利润已经占博彩总收益的52.6%,同比上升三个百分点。
 
  娱乐场收益外,美高梅中国则全力发展酒店客房餐饮、零售及其他业务,收益合计达到20.24亿元,比2017年翻了一倍。中场业务的收益增速也达到33.9%。
 
  高端中场以及中场分布也成为新濠国际发展在澳门的长远发展策略中心。2018年,坐落在新濠天地内的酒店摩珀斯盛大开业,外界视其为新濠国际在高端旅游业的新布局。
 
  三家上市公司都在摩拳擦掌,向再续赌牌靠拢,竞争却并非局限在“特权者”之间。常年跻身于市场缝隙的诸多卫星赌场也正跃跃欲试,酝酿跳出水面。
 
  04
 
  “编外人”的算盘
 
  澳门博彩业大局即将迎来调整,何家人一边内斗争产,另一边也考虑如何延续博彩的财富蛋糕。二房、四房博弈白热化,三房看似并没纠结其中,但仍试图以“卫星赌场”另辟蹊径。
 
  除主牌、副牌外,澳门存在第三类“卫星赌场”。卫星赌场指第三方投资者与赌牌主合作开设的赌场酒店,赌牌持有者负责赌场核心经营,其余的任务则由第三方投资者承担,双方按协议分成。
 
 
  何家三房陈婉珍和女儿持股的上市公司澳门励骏就属于卫星赌场经营方。
 
  执掌澳门励骏的周锦辉与何鸿燊的私交甚好。上一轮争产风波中,陈婉珍获赠渔人码头股权,2013年澳门励骏与渔人码头重组,继而登上资本市场。除三房合计持股16.17%以外,其女何超莲至今任澳门励骏的非执行董事,而且是审计委员会成员。
 
  澳门励骏对赌牌一直蠢蠢欲动,这背后也关乎到何家三房能否获得一块财富蛋糕。
 
  在对竞投细则的诸多猜想中,有一种声音认为,卫星赌场的去留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政府有可能担忧“一变多”,只认直营,不承认卫星赌场的合法性。猜测迅速蔓延,卫星赌场经营者个个风声鹤唳:要么撤出,要么放手一搏,直接争得牌照。
 
  澳门励骏则在2018年4月变卖了旗下的置地广场后,决定放手一搏。周锦辉夫妇在公开场合曾表态将尽力争取竞投赌牌,“真金白银投资交税,却受持有赌牌者抽税,不公道”。
 
  从财报数据来看,澳门励骏2018年博彩收益虽然同比提升12.2%,但比起澳娱动辄几百亿营收的体量,以及14%的澳门博彩市场占有率,还差得远。
 
  2018年度,澳门励骏的营收状况几乎与上一年持平,年度收益18.6亿港元。虽然利润扭亏为盈,但收益提升大都来自于作价46亿元出售的置地广场。能否竞得全新赌牌,主动权依然把持在澳门当局手中。
 
  对于何家人来说,家产之争虽然要继续,但赌王基业兴衰才是重中之重。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快速导航

×